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在上海双年展“湿聚合”倾听艺术家的声音片段

07-30

  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与艺术平台e-flux合作,自6月2号起推出在线播客——“湿聚合”,由参展艺术家、特邀研究人员携手合作,在9期节目中以声音的形式呈现“水”的运动。我们节选了该播客节目中的三个篇章:“阻塞”、“冲洗”、“融化”,邀请您与我们从“水”所引申的三种不同变体,一起进入“湿聚合”的神秘领域,在这个纷杂而多变的时代,体验“水体”带给我们的回温。

  冲洗是一种清洁的行为,或者说是净化的行为——曾经的痕迹被冲刷干净。因而,冲洗这种行为也可以看作是一种重置,意味着一个周期的结束和另一个周期的开始。在上海双年展上,我展出了一部名为《星球城市》的影片,设想了一座能够承载地球全部人口的城市。“星球城市”本身即体现了这样一种净化和清洁的过程,只不过冲洗的对象换成了我们。这是一种大胆的假设,想象我们将目前所生活着的灾难级别般规模的巨型城市遗骸冲走。经过几个世纪的殖民化、全球化和永无止境的经济榨取,今天的世界已经历经了小到细胞级别,大到构造版块的全方位重构。城市发展永远地改变了大气层、海洋和地球的物质构成。不再有城市和乡村的区隔,也没有自然和技术的屏障,相反地,我们制定了一个永不停歇的全球城市建造计划,在地球各处,随之诞生了各种规模巨大的人工建筑群落。这并非由某单一帝国势力或赛博朋克式的巨型公司所规划,而是被一种特殊的全球级别的物流系统所驱使,从偷窃来的土地上慢慢拼接而成。在这个星球上,风景变成了资源土地,国家变成了工厂车间,农村逐渐工业化,海洋则成为了传送带。

  身处于这个没有未来的时刻,身处这个发生速度如此缓慢以至于我们可以轻易将其忽视的灾难中,我将为你讲述我们为双年展打造的这座新的“星球城市”。这是一个反叙事,这座“星球城市”聚集了地球上全部的人口,与我们现在所居住的不断向外“蔓延”的城市截然相反。这座城市将为100亿人口服务,即2050年预计达到的全球人口总数。这里的100亿居民决定将地球上除“星球城市”以外的其它区域退还予自然与荒野,连同盗窃的土地一并返还。这些是我们曾从地球上榨取的资源,现在我们即将离开,并将之归还于地球。

  著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曾提出一个有关新世界的设想,他称之为“半个地球”。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形式的“冲洗”,一个对于现有城市“蔓延”状况的激进逆转。他希望通过将地球表面一半的土地归还给自然,来抵御目前物种大规模濒临灭绝的趋势。威尔逊认为,我们所面临的问题规模之大,无法通过小范围调整来解决,因此任何治理方案都必须对此问题的庞大规模与紧迫性做出回应。作为威尔逊设想的“全球公园”的连锁反应,我们必须对现存的城市现状和生活方式做出大规模的整合或放弃,才能适应在只剩一半土地的地球上开始新的生活。我们是否愿意做出这样一个非凡的改变?在这个新的世界秩序中,我们的生活又会是怎样?

  利亚姆·扬,“星球城市”中的养蜂人,2021。艺术家供图,摄影:Driely S。

  “星球城市”正是起源于威尔逊的这一设想,这个计划是对目前无限蔓延与扩张的现状进行的一次根本性逆转。因此,地球所面对的这一非同寻常的危机更需要最激进和大胆的解决方式。但同时,我们又能将威尔逊这个以拯救地球为出发点的假想推进到何种程度呢?最极端的假设中,如果以目前居住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作为标准来重组我们的世界,那么这个星球城市的实际大小仅需占据地球面积的0.2%。但,我们有可能达成这种全球性的共识吗——让人类从现在庞大的城市网络和纠缠不清的供应链中抽离,退至这一超高密度的大都市?同时,这一迁移过程将完全出于人类自愿,并可能跨越数代人才会最终完成。“星球城市”这一计划是对我们现居的“蔓延城市”的一次缓慢的冲洗。这不是基于某个强制性的任务或中央管理机构执行的法令,而是一次缓慢而审慎的迁移,跨越了时间、世代和人的生活,城市逐渐发展成型。尽管这只是一个疯狂的假说,但这个项目在实际层面是具备可操作性的,它基于前沿的研究和真实的计算数据,听取并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环境科学家、技术专家、经济学家和作家所组成的委员会的建议和支持。

  在“星球城市”里,我们听到的嗡嗡声和噼啪声,那是照亮了城市农场的蓝色和红色LED灯所发出的声响。城市农场有土壤的气味,还有硬盘的机械味,以及甜甜水果的香味。城市迎接来一场紫色的日出,就像是一种再生的野性。因此,城市本身被冲洗了。“星球城市”的电池里生活着鱼和藻类,并利用过剩的风能和太阳能将运河里的水输送到高海拔地区,在城市的垂直高层部分形成湖泊。原先的锂电池发电被在高塔之间蜿蜒的水能发电所取代。水坝会在需要时打开,水冲刷着城市运河,并促使发电涡轮机转动。潮汐涨落间带来了灯火通明、电视轰鸣、硬盘运作。陡峭的崖壁标志着我们所缔造的这座高密集型“星球城市”的边缘,在这之外,一切正在回归野化。

  利亚姆·扬,“星球城市”的“零浪费”纺织者,2021。艺术家供图,摄影:Driely S。

  曾经分裂世界的无形之线已经消失于森林中。星球城市是“后地理”的,也超出了“后国境”的管辖范围。一些人顽固地拒绝离开而留下,另一些人则作为土地管理者而留下。当有一天,煤炭资源不再被轻易采掘,土壤重新变得黝黑时,我们可能会再次返回这里。但在那之前,当我们凝视着这座“星球城市”时,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接受现在这个让人觉得不习惯的处境,在这个不再以我们为中心的世界。在新的城市界限之外,森林正在回归,土地正在重新野化。我们在为其他物种腾出生存空间,并为那些曾经被认为低于我们的生态系统提供支援。

  在“星球城市”之外,我们分设出一些区域,只是为了让它们空置,这就像是国家公园的边界。我们在地球上画一条线,不是为了拥有、开发或占领这片土地,而是为了把我们自己拒之门外,为了复苏这里,把我们人类像流水一样从这里冲走。在这里,技术被用于支援人类活动,并为悉心规划的景观、“碳汇”(carbon sink)荒野和自愿设置的禁区腾出空间。而我们将继续守在边缘,远远眺望。“星球城市”的诞生标志着“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的终结。在这个被殖民主义进程所完全改造的世界中,“星球城市”既已经存在,又是完全想象的。它是一段形同城市的虚构叙事,是对未来的非凡想象,同时也是对人类今天所面临的环境问题的紧迫审视。在这100亿人口的扩张途中,我们在“星球城市”中的旅程最终也会带领我们回到起点,以新的眼光重新审视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在世界终结后的某个地方,我们将重新找到我们的未来。

  利亚姆·扬是一位推测型的建筑师兼导演,他在设计、虚构和未来的交叠空间进行创作。他是都市未来智囊团“今日未来思想”的联合创始人,该团体旨在探讨新技术对本地和全球的影响。他也是游牧研究工作室“未知领域”的联合创始人,该工作室通过旅行探险,编年记录地面上的新发情况。他预见性的电影和幻想性的世界展现出非比寻常的明日图像,迫切地检视了当今世界面临的环境问题。他曾获得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制片人提名。他的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等国际博物馆收藏。他的近期出版的著作为《机器景观:后人类世和星球城市的建筑》。

  经过几个世纪的殖民化、全球化以及永无止境的经济开发和扩张主义,人类对世界的改造已上至板块构造,下至微小细胞。《星球城市》以一种推演叙事的方式对未来提出假想:如果彻底扭转这一星球的无序扩张,会发生什么?如果人类达成一种全球共识,放弃庞大的城市网络和混乱的供应链,那么当世界成为一个可以容纳所有人口的超高密度大都市时,又会是怎样的图景?

  《星球城市》是一部城市幻想曲,探索了在极端致密化下人类的生产潜能——这座城市里的100亿人口任由星球其它地方变成全球性荒野。尽管极具野心,但《星球城市》并未沦为一种为设计新的世界秩序而展开的技术乌托邦式幻想。这不是由单一权力中心支配的新殖民主义总体规划,而是一次批判性建构——一部植根于统计分析、研究和传统知识的推演小说。作品由多元观点和多种文化构成,由著名的环境科学家、理论家和顾问组成的国际团队提供支持。这部形似城市的小说既展现出非凡的明日图像,又迫切地检视了当今世界所面临的环境问题。

  第13届双年展的最强音出现在2021年春季的实体展览中。展览以庆典的形式拉开帷幕,覆盖当代馆1至3楼以及烟囱空间。展览希望观众能在思考和对话中组建流动的社群。作为上双的有机组成部分,“城市项目”更加深入地发现和挖掘上海的历史文脉,以黄浦江为线索串联起一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